2020年疫情后第一个进入塞伦盖蒂的中国人

KILI
2021-02-22


2020年爆发了新冠肺炎,我们从事非洲旅游的旅行社业务受到了严重冲击,至今已经差不多歇业了一年有余,损失很大不说,旅游业恢复到往年水平也感觉是遥遥无期。


2020年我原本认为疫情会在半年后终结,这是我对疫情的错误判断。于是我在2020年2月底返回了东非坦桑尼亚,准备做好一年接待的准备工作。在坦桑待了半年以后,我于2020年8月底乘坐了卢旺达航空买了高价机票返回国内。


虽然旅行社一年没有业务了,可是有时还是会安慰自己是幸运的。如果我2019年初开餐馆没有及时止损甩出去,旅行社和餐馆会双损失;如果我8月底没有及时回国,后面政策要求双清监测,我暂时还会被困在坦桑尼亚。我们不知道疫情什么时候会结束?我也不知道我何时会返回坦桑?更不知道我们业务什么时候会恢复?

虽然损失惨重,但是2020年初报团的客户钱,我们该退的都退了。本着诚信经营的态度,我要做到就是一诺千金。我相信这些客户将来要来非洲,也会第一时间想到我。



本来预计8月份的20人(已收16人)SAFARI+乞力马扎罗登山团,年初收了定金,本来按照行业规则,顺推到明年,而且明年的酒店也定了。我主动把这个团的定金全部都退了,搞得客人还有点莫名其妙。


作为有着节操的一个创业人,我觉得应该对我的客户负责任。我相信我所有的处理都合情合理,也很感恩所有客户们对我的信任,让我一个外行人从事旅游业开始越来越自信。


退款,我们是认真的。

这篇文章的主题我还是想谈谈我2020年7月底的那趟“一人一车”Safari考察行,算作我的旅行游记吧。我2010年开始Safari的考察行,对于东非肯尼亚和坦桑、南非的Safari已经有过多次的考察旅行了。下图为作者2010年的考察旅行。


因为疫情再全球爆发原因,旅游业遭受重击。当时我除了一周一次的出门采购,偶尔去沙滩散散步,柔软的沙滩和湛蓝的海水至少可以抚慰我那时的心。虽然当时坦桑尼亚本地老百姓已经歌舞升平了,我们周围也没有听到有什么因为疫情而出现的状况。政府也已经开放了旅游,当时已经有欧美游客按计划来到了坦桑尼亚。


由于暂时回不了国,于是,我开始计划一个人去塞伦盖蒂转转,做疫情后第一个进入塞伦盖蒂的中国人。

我在7月份开始关注角马大迁徙的动态,2020年角马过河的时间比往年来得更晚了一些。

当时7月初大部队仍然由中西部往北部赶,先头部队已经到达沙河,非马拉河,不排除沙河有小规模过沙河。不过重头戏马拉河的天国之渡还没开始。这是因为2020年塞伦盖蒂前面雨季的时候雨水丰富,和2018年类似,天国之渡第一渡时间推迟了很多。当时我预计到7月下旬才开始天国之渡的第一渡。于是我将我的行程时间定在了7月29日开始。


当公园门口只有我一辆Safari车辆时,公园门口没有往日车辆和游客的喧嚣。我觉得我是第一个疫情后进入恩戈罗和塞伦盖蒂的中国人。于是我特意让司机去塞伦盖蒂国家公园处去询问,我是不是第一个进入塞伦盖蒂的中国人。得到了肯定的答复。

我就是第一个疫情后进入恩戈罗和塞伦盖蒂的中国人。

我感觉到了一些荣耀。也许别人觉得没什么,对于我而言,这个很重要。


7月29日第一天阿鲁沙前往塞伦盖蒂中部。

我没想到TANAPA(坦桑尼亚国家公园管理局)今年在每个国家公园门口都砌了每个国家公园显著的名称。当天Game Driving之后,我们住在塞伦盖蒂中部,并计划在这里住两个晚上。赞助我免费住宿的是塞伦盖蒂中部一家普通帐篷酒店。

到了酒店才发现,仅仅是我一辆车,没有其他客人。这样说来我不光是一个人一辆车,还一个人包一个帐篷酒店。晚餐的时候我让酒店经理把我和司机分成两桌坐,保持社交距离。


由于今年开业碰上新冠疫情,开业到当时还没有接待过游客,我算是旅游体验师来体验它。居住体验过后,我总结:除了WIFI差点,其他都很好。


现在普通标准帐篷营地,现在都不用篮子装热水了,都用上太阳能热水器了。


7月30日第二天,塞伦盖蒂中部。

一早,我在塞伦盖蒂中部继续进行Game Driving。一大早就看见了一个狮群。


可能我们叫"狮王旅行社",对狮子有天热吸引力。之后我们跟踪一个离群的母狮,她走近我们车辆,亲吻了我的车罩,我本来想拍下来,弄出来动静把她吓了一激灵。我好想摸一下狮子身上的毛,因为她在我车边走过,感觉触手可及。


之后又跟踪母狮捕猎,看得也是让我们心跳加速。她慢慢地向着羚羊群靠近,实际上当时是有斑马在的,斑马后面跑了。然后只剩下瞪羚和转角牛羚。我知道狮子很难追上羚羊,一般很难捕猎成功,但我也非常希望她能够捕猎成功。我叫司机把引擎熄了,这样避免羚羊受到惊吓而逃跑。


最终遗憾的是,她没有捕猎成功。捕猎视频如下:


她看起来有点饿了,捕猎失败了,还在寻找新的机会。捕猎失败后,我们就这样慢慢尾随了1个多小时,她也很配合,一直在道路上走着,给我提供了各种不同的姿态供拍照。


这只母狮的捕猎应该说是我第二天的重头戏了。


7月31日第三天,塞伦盖蒂中部-塞伦盖蒂西部IKOMA-塞伦盖蒂北部。

因为lobo路太烂了,我和司机决定从Ikoma大门去马拉河的。路途中,我们看到成群的角马正在往马拉河边方向前进。


当晚下榻我本次行程最贵的酒店:Asilia旗下Sayari酒店。Asilia是我东非最爱的帐篷酒店,没有之一。


马拉河边的Sayari帐篷酒店。帐篷与周围的小山造型一样,如下图所示。


Sayari是马拉河边最顶级的酒店之一。价值12000多人民币一晚的顶级野奢(单人间是1723美金一晚,双人间基本是两倍,塞伦盖蒂酒店按人头收费,如果带Game driving更贵)。我们先看看这个都有啥?浴缸、室内淋浴、室外淋浴、WiFi、管家服务、房间饮料免费、洗衣免费等等。


Asilia的居住体验一如既往地好。酒店里全程木板路连接,每个帐篷房间直面草原,沐浴没有人会来打扰,小冰箱有啤酒等饮料免费,走到哪里都有人热情服务,员工还是那么热情以至于现在疫情期间我不太想和他们多说话。


8月1日第四天,塞伦盖蒂北部马拉河。

我们一早往塞伦盖蒂马拉河边慢慢行进,寻找在集结的角马部队。早晨的朝霞也是很美的。太阳迎着马拉河和合欢树升起来了。


热气球也迎着太阳升起来了。


不一会儿就找到了角马大部队越有5000余头在7号渡口集结。于是我们静待渡河。我在等待角马过河的时候。


大约上午11点,角马开始大规模过河。


角马渡河持续了30分钟,我们有很少车辆目睹了这场渡河。搁在往年,简直不敢想象有多少游客在这个旺季守在河边。我们可以说见证了2020年第一批渡河的角马部队,角马大部队过河也只是这一期间发生的。


请您看看天国之渡的视频:


由于本周发生了多次过河,马拉河面上有很多角马死尸,无数秃鹫在马拉河上盘旋。还有大批角马群在沙河以南方向,有的正在往马拉河赶。


大群大象经过Asilia酒店的车辆。


当时这个狮群(这个狮群由两只双胞胎雄狮和4只雌狮组成)也准备捕猎,一对斑马经过狮子的领地,可惜最后也是功亏一篑,没有捕猎成功。


这两兄弟长得很像,我怀疑是双胞胎。

合力看守自家领地的时候,很多时候节奏感一样,而且保持着一定距离。司机说,现在是新冠时期,狮子也在保持社交距离。你别说,还真有这么一点意思。您看看这是不是双胞胎,神同步。


我回酒店享用了午餐,午餐过后,我没有去马拉河边,原因是酒店太舒服了,我想好好享用在酒店的美好时光。


8月2日第五天,塞伦盖蒂北部-塞伦盖蒂中部。

由于听到我爷爷病重的消息,我的心情很难过,我很想早点飞回去看看他。因为5月份我奶奶过世的时候我没有机会回国,当时疫情原因航班封锁无法回来,我已经留了一个很大的遗憾了。如果我爷爷还是这个情况,我想我会非常后悔。我只能求上苍保佑,我爷爷能够好起来,我能够见我爷爷最后一面。万幸,我爷爷凭着他坚强的毅力好起来了,我在8月底回国后回老家看到他也太开心了。这一天没有太大的拍照兴趣,在Game Driving的时候随便拍了一些。

在从北部返回中部的路途中,碰见了最近搞直播秀很火的两口子。他们的直播秀叫《Serengeti live show》,他们从今年3月份开始直播,现在还在塞伦盖蒂马拉河北岸Lamai住着。各位有兴趣可以去搜搜《Serengeti Live Show》看看。他们的车爆胎了,我和司机停下来说要给他们帮忙,他们说自己可以搞定,我们就继续出发前往中部。


在塞伦盖蒂北部路途中,我想自驾。起初怎么也挂不上档,原来没有踩离合。连续两次松离合,车子熄火。由于野外就我们一辆车,怕万一抛锚,没有人帮忙,就作罢了。以前在非洲开皮卡手动挡的技能都生疏了。


当天我们住在塞伦盖蒂中部的一家古老的酒店。这家酒店是80-90年代塞伦盖蒂的酒店老大,那时SAFARI时的最好的酒店。现在因为房间小,很多人追求返璞归真,就开始追求野奢酒店,于是它就没落了。


当晚我包场了这个酒店,一个人一个营地已经体验过,一个人住一个酒店也将展开。话说回来,其实我对住宿是不挑的,好酒店就多拍拍,差酒店无非睡一觉。从司机简易帐篷到顶级野奢都能住。


酒店大堂因为这个疫情空无一人。


8月3日第6天,塞伦盖蒂中部前往恩戈罗外面的卡拉图小镇。


在塞伦盖蒂Game Driving之后,我特意让司机去恩杜图转一转,那里现在没有任何一辆车,我期望猎豹能够上我的车来看看,可惜未能如愿。只能期待下次机会了。


在恩戈罗保护区check out的时候,司机忘记把窗子关了。我在车里面,一只大狒狒带着一只小的翻过窗子跑进车里寻找吃的,我怕他抓人,站起来拿着水瓶拍打他们。他们一点都不怕我,司机也回来打他们赶他们走,它们还是不走,它们把我们的餐盒和每个座位后面的口袋翻一遍,把我的衣服翻一下差点没把我相机摔了。翻到香蕉之类就吃,我几乎和它俩在一起紧挨着,我又不能下车。后面我也不敢打,只拿着一个水瓶自卫。整个过程持续10-20分钟。我当时我还是多少有些害怕。


当天晚上我住在恩戈罗保护区外面的小镇。这也是赞助我免费入住的一家很坦桑的一家酒店,酒店硬件一般,可以看出很想向五星级靠拢,但是服务绝对是andbeyond级别。一问才知道,原来就是老板以前在andbeyond当帐篷酒店经理。原来如此呀。


2020年,再见了,荣耀石!再见了,塞伦盖蒂!

明年不知道何时才能返回塞伦盖蒂了?以前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一年必须至少一次去草原。


转载请联系后台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请关注和联系我们

如果您喜欢旅行,或非洲,或野生动物,或Safari

别忘记关注 公众号 添加微信 交个朋友

狮王旅行社

热线:+255-755359171 / 15801622899

邮箱:shiwangsafari@hotmail.com

微信experiencethenature / shiwangtour

抖音:shiwangtour

网址:https://www.experiencethenature.com


分享